目前分類:writing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知道為什麼在她既定的印象裡,肥皂是相當讓她不適且煩躁的。
室友在屋外的洗手台上,殷勤的用肥皂刷洗褪下的髒衣,她靜靜的看著那個略帶熟悉的畫面,看的忘我。
「肥皂比洗衣粉還好用喔,再頑強的髒污都洗的掉!」室友忍不住說道。
漸漸的,肥皂獨有的香氣飄了過來,幾乎是同時的她緊摀著嘴,往廁所奔去。接著是一陣無法避免的嘔吐。
「妳沒事吧,怎麼吐了?」室友尾隨而來,擔心不已。
「沒事...大概是中暑吧。讓我睡一下好了...」突如其來的噁心感讓她暈眩,她無力的攤在床上閉眼休息,恍惚間做了一個夢......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明天(喔,應該說今天了)要交的小說一直寫不出來....我一整個晚上注視著這篇,很久前的小短文。

這篇說小說也不是,說散文也不是。我忘了,只記得突然打一個開頭,就不由自主打完這篇。

我很喜歡當時寫這篇的情緒,好像是在跟他分開之後寫的。

恩,也許是那時候我痛苦的想致他於死地?哈哈。

忘了,只記得寫這篇的心情相當平靜。

好想把這篇加長拿去交喔,可是我不知道從哪裡改起。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