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minolta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1.JPG
這捲是2014年隨拍的生活紀錄,沒有特定題目。
所以火燒片頭旁的文字,單純只是我想利用這個留白題字而已,並非這整卷的主題。
摘要這張是9月中秋節那天跟Y一起去淡水拍的照片之一,雖然幾篇前的月記事有略貼幾張,但都是風景、食物居多。
關於Y的照片,我想獨立在這篇貼一下:P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994174503_c78d5b98f7_o  

和三年前第一捲黑白相比,光是拍照的心境就差很多。

不過這捲有個比較不一樣的特點。

那就是......這捲完全是我憑自己的直覺測光拍完的:D

雖然理想的張數少得會讓專業的人看笑話。(竟只有三分之一啊......)

想練好精準測光,肯定是條漫漫長路。

希望未來荷包能爭氣的足以支持我這部分的學費!>"<

文章標籤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F1010001.JPG  

第一張火燒片頭,獻給攜手相伴一生的戀人 : )

七捲已經拍完閒置好久的底片,決定暫時先洗三捲,讓自己回顧一下,過去按下的快門們到底捕捉了那些記憶。

礙於時間跟金錢,其他四捲只得再拖一陣子囉。

文章標籤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F1000001.jpg 
前陣子終於先把Minolta其中兩捲拿去洗了。(在屯下去,不但一樣沒錢洗,還會屯到過期吧= =")
這兩捲不知道當初拍了什麼,充滿未知數跟驚喜。
上個禮拜拿回來上傳一看...不得不說...
第二捲的第一張感動到我了!!
女孩J在樹林裡美的發光!
這張沒有修圖!
純天然的日光襯托她的白皙肌膚,那氛圍在翠綠的樹林隧道裡閃閃動人...
Minolta的鏡頭真的太溫柔了!
謝謝你,久違的一發給我這樣的安慰!Q_Q
(拍得比較不OK的收進來,比方失焦啊,構圖隨便啊那些,大家三思再點入)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b7.jpg

標題跟前篇一樣,內容差別在於這篇都是135的底片。
摘要第一張的封面人物是好久不見的阿普,是說昨天的聚會真的很開心唷,感謝你
P.S:很久前,屬於我們的那篇小說,近期內我正在構思,順利的話就會寫下來了,請幫忙保佑我
好久沒更新,雖然時間有斷層。但請大家容我把這篇的日期設定與前篇一樣。回家後的更新我會補上的!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熬了一個禮拜,我終於從小老闆那裡拿回沖好的底片了
這捲底片很重要,因為這是我的minolta第一次使用黑白底片!
雖然我是抱持著很想快點知道效果的心態,有點隨機又草率的拍完這捲。
但出乎意料的是,還是足足有20張,讓我很喜歡。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01.jpg

本以為我的相簿裡,除了一張兩年前他在海邊為我的報刊作業拍的一張情侶合照,便再也沒有其他張了。

原來我也曾經拍過情侶,在淡水河岸旁,甚至忍不住拍了兩張。

我不知道那天他們聊了什麼,按下第二次快門的時候,他們已經開心又親膩的的攀在一起了。

往昔的海邊,今日的岸堤。

幸福,光是含蓄的背影就能感受到了。

 

 

咳,我好的很。別誤會。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捲是師傅給的過期底片,konica 200,顏色是我最習慣的清淡風格。
可是礙於那時候Minolta的狀況不是很ok,所以這捲拍的有點心不在焉。
整捲幾乎是以試機的感覺去拍完的,一直想看沖洗的結果來確定Minolta的快門是不是又故障了。
終於,看到結果我鬆一口氣了。
相對的代價就是,喜歡的張數就寥寥幾張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上週六下標的黑白底片,週一收到了。
沒想到隔天又緊接著收到上次囤積好久終於送沖的底片。
這篇的照片是其中一捲的成果,使用的是樂凱的彩色底片。
顏色出乎意料的鮮豔、飽滿。
可能是之前比較常用KONICA,習慣那種清新向水彩的的感覺,這次突然拍出這種能濃郁的色調,還蠻不習慣的。
而且我覺得效果好像大陸電影的畫質。很久前看完【茉莉花開】有抓幾張劇照,那些劇照也是這樣粗顆粒加飽滿的顏色。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09.jpg

如果這張不要失焦,花卉中心也不要立那種突兀的植物介紹看板。

該有多好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68420022.jpg

那些失眠的眼。
那些被夢囈嚼過的夜色。
那些寄生於城市,根深無法自拔的孤寂。
還有那些蒼白的微光。


白天,他經過熙來人往的街道。偶爾停下接受幾個女孩溫柔的愛撫,必要時他虛應幾聲聊表感謝。
女孩們意亂情迷的笑了,她們輕按著他的肉球小掌,似懂非懂的要他學會握手----憨厚的犬類才會的滑稽把戲。
他抗拒無關高傲,自顧自用粗糙的舌蕾舔舐小掌,優雅的梳理這一身未曾狼狽的姿態。

關於那天,讓一切尷尬式微的他。

 

 

 

詩人覺得他是她這輩子遇過最友善的人了。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1

68420004.jpg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