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會在這種時候,察覺到忽冷忽熱以外的...感受。
即便沒有特地去留意日期,即便這陣子那麼的忙...依然被季節交替這明顯的溫差,清楚的提醒著。

恩...



有人可以隨便喜歡一個人,又輕而易舉的說不喜歡的嗎...
自從放棄列寧之後,我就再也沒有提及他任何事情...
而且我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這樣的乾脆,理由只有一個...

又突然想起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那篇文章。
跟男孩A分手後,她認識了男孩B,可是她跟男孩B在一起的時候總忍不住想起男孩A。她知道這樣不妥,所以就跟男孩B分手了。
後來她又認識了男孩C、男孩D,即使她覺得自己是真的喜歡他們的,可是心裡還是有A的影子。
花了很久很久的時間,他才遇到男孩F,且發現自己整天都在想他的事情。
只有這樣,她才真的百分百確定自己放下A了。

花多久的時間,就不說了。因為那是因人而異的。
恍惚、不知所措的症狀雖然已經沒了,可是...

某天晚上,我去後台洗手。當我把樓下一個往這裡看的路人看作是他時,我就知道自己到底在幹麻。
我知道這樣的我很誠實...也很無藥可救...

大概是因為第三年而已,男孩F還沒出現吧。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ownewlive
  • 感情微妙之處非文字可表,情感深藏之處非言語可達
  • 恩...:)

    farcebard 於 2010/06/18 16: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