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這是上個月發生的事情了...趁著最近處理採訪稿的事情告一段落(明明才五人份,但我還是花了兩週才寫完。那真的很難寫ˊˋ),把握難得的空閒時光記下來。因為月底的刊物編排又有得忙了T_T

2.jpg

上個月的某個週五,因應【額頭文學】的報告需求,我跟C下山前往教授指定的畫展參觀。

未標題-1.jpg

畫展名稱如照片。這位插畫家的其中一部作品近期被翻拍成電影,雖然電影下檔了。但我正在等DVD。
那天我們兩個太早到了...以致於我們就這樣不小心成為第一、二位參觀者,整個空曠的展覽室裡,就只有我們兩個靜靜的一幅接一幅的看著。
心得報告我當天看完回家後就很專業的打完了。畢竟這學期很忙,能先解決的報告,我會很快就在有效且充盈的時間內完成。由於我對插畫這方面沒什麼研究還有了解,所以我也無從去評斷他的好壞,若要說看完有什麼感覺,我覺得很可愛很童趣。

 

參觀完後,我跟C在誠品窩了一下,原本眼尖發現閻作家(sorry,原諒我不能打本名,因為大二的某堂必修課所要做的報告,就是他的作品,學弟妹們辜狗他的相關資料,曾有人就這樣連到我舊blog,我不希望又再次發生= =||)的作品正在打折而雀躍了一下,結果才發現只有【堅硬如水】這本,但我想買的是【丁莊夢】啊...
中午時間,跟C一起去吃中餐,地點是她跟她媽媽都很喜歡的一家鴨肉麵店。
我一時間也忘了店名是啥。可是!真的好好吃!身邊的好友是饕客,真是件幸福的事情

我索性就以c推薦的鴨肉麵作為選擇了。而這次C則是改點油雞湯麵。
一碟鴨肉跟湯麵以及無限續杯的普洱茶。

3.jpg

鴨肉close up。

4.jpg

油雞close up。

5.jpg

 

我個人覺得這是我第一次把食物拍的這麼像食物!大概是因為這些鴨肉真的讓我精神為之一振吧

 

飯後,我們去了第二個行程目的地---剝皮寮

6.jpg

照片裡的是路人,借拍一下這樣。

 

7.jpg

整條街充滿濃濃的檜木味,這讓我想起以前國中的小木屋。
有些空間似乎還沒翻修完,空盪無物。

 

8.jpg

午後陽光相當適合像這樣灑在紅磚壁上。

 

9.jpg

這棵樹像台南的樹屋一樣,自屋中茁壯而出纏繞著屋體。

10.jpg

內部是這樣。

 

11.jpg

這張如果成功的話,理應是我跟C一起倒映在窗裡的。結果變成C一人還有路人一枚。(大叔你誰啊?冏

 

12.jpg

13.jpg

好懷念,雙子星戲院也是張貼這種當期上映的電影手繪海報...不過絕對有畫的比這張好XD

 

14.jpg

如果在半夜看到這樣的畫面...

 

15.jpg

假麵攤

 

16.jpg

道具有模有樣的擺著

 

17.jpg

沒記錯的話,這裡應該是黑松公司的歷史回顧區。

 

22.jpg

但內部相關介紹我只拍了這張他們以前找明星代言的廣告,我看過羅百吉那張。

 

18.jpg

 

另外有幾個房子走進去看是台灣攝影電影的歷史回顧。
不知道該怎麼說耶,我只是匆匆看過,沒什麼極大的興趣。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

19.jpg

21.jpg

不免俗的也去看了一下艋舺的場景。結果我只拍了這塊匾額。其他也是匆匆看過。


20.jpg

 

整體來說,剝皮寮全局設計的很像一條懷舊老街。
但是逛完之後,我覺得還好耶...可能是因為我生活在鄉下地方,不論是麵攤還是假髮人頭,都是見怪不怪。因為我們那裡也有這些,且尚未全都消逝。
懷舊之於我的感覺,還差一個足以讓我回味的時間距離。與其說這條老街給我懷舊的味道,不如說它給我懷念的感覺吧。恩,逛完會想家。哈

 

23.jpg

逛完後,跟C在星巴克揮霍掉其他的時間。
我們坐在靠窗的位置,對著路上的行人指指點點的臆測虛構。
路口右側的紅包場讓我很感興趣,我不希望那樣的文化沒落。片面的認識雖然僅止於,坐滿嘉賓的諾大空間,昏暗的舞台瞬間五光十色,所有的眼睛都注視著舞台上形單影隻的麗人歌手。即使穿著落伍的俗豔禮服,但她風華絕代的自信和歌聲,依然在許多的夜裡撫慰所有人的心。
除此之外,它勢必是個更複雜的世界,其中一定發生過許多故事。光是這些就很吸引我XD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
  • 哇,好多懷舊景物喔!
    話說我還蠻喜歡這種古早味的耶,像北車那裡的"台灣故事館"就讓我逛了一次後就很意猶未盡。
    看來下次要找機會去剝皮寮XDD
  • 就知道你喜歡老東西,跟我一樣(羞
    是說台灣故事館那個入場有點小貴耶,而且我家其實也有維持那種現況阿。畢竟就在鄉下。

    farcebard 於 2010/05/03 15:35 回覆

  • 我是爬蟲類近親
  • 愛吃好吃的東西,雖然胃很開心,但荷包跟體重不開心T_T
  • 第三句話不能同意妳更多了Q_Q

    farcebard 於 2010/05/03 15: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