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 -3.jpg 
片       名:殺不到的仇人 / Enemy at the Dead End 
上映日期:2011金馬影展
類  型:劇情
片  長:91分
導  演:趙元熙 金禹成
演  員:
千浩振 
劉海鎮
劇情大綱:
深愛的女人逝去,男人自殺未遂而被束縛於病床上,再醒來,卻和兇手同住一間病房。縱然對方失憶且癱瘓,男人仍決定為愛復仇。他們隔床對抗,小空間裡演出極限生死鬥,伸手所及各類家具、醫療器材皆可成殺人利器,人類史上最荒謬的決鬥就此展開。隨著戰況升級,過往記憶逐漸清晰,女人究竟為何而死?血紅的愛,黑色幽默,劇烈翻轉讓人屏息到最後一秒鐘。
電影根源於古典的命題:「人的靈魂是否是記憶的集結呢?」,卻以黑色喜劇方式呈現。謀殺巧藝奠基於各式奇想,導演藉一小小病房空間營造舞台劇般的效果,於韓國復仇電影之脈絡之外另闢蹊徑,由此聚焦人性最深層之處。

*  *  *  *  *

韓國、復仇、劉海鎮。
衝著這三個關鍵字,我毫不猶豫就將其中一張票留給《殺不到的仇人》了!
其實我不是很哈韓的人,但自從以前在課堂上看了樸贊郁導演的復仇三部曲之二《原罪犯》後,我就對韓國人拍攝的復仇、懸疑電影,感到印象深刻甚至有輕微的喜歡,於是之後便很忠實的關注許多相關的作品。
飾演主角之一的劉海鎮,我覺得他給人一種一定會帶來歡樂的錯覺XD
所以不論是之前分享過的《卡車》所飾演的苦命單親爸爸,還是《神鬼交易》裡小奸小惡的不良建商,他出色的演技,總是散發一種天然的喜感。
這次《殺不到的仇人》,他所扮演的是一個因車禍腦部開刀,罹患暫時失憶並四肢輕微麻痺癱瘓的病人朴商業。好不容易被一流的腦科醫生救回一條命,卻又在命運的安排下,和處心積慮要殺死自己的昔日冤家金敏浩同病房。

「人的靈魂是否是記憶的集結呢?」
電影探討著人類記憶的虛實真偽,故事的主人翁抱持堅定的復仇之心,其背後關鍵的推力---喪失摯愛妻女的傷痛,這段傷痛每每在回想的過程裡,總是零碎、片段的閃爍而過...
創傷型的記憶不會完整的載錄於人的意識,但也沒辦法徹底根除。
人會下意識地將不堪的記憶深埋於心中,並避免誘發。
然而長期的壓抑伴隨細節性遺忘,最後,在未來的某天因某種暗示啟發,達成回想時。
已然不全的記憶,是備受質疑的。

《殺不到的仇人》就是個被記憶背叛(或背叛記憶)的故事。

(內有雷,慎入)

 

20110107111430877.jpg 
故事一開始,以男主角一號金敏浩主觀敘述故事,讓觀眾先入為主的站在他的立場做主判斷。因為中風癱瘓,只能住院接受漫長療程而感到厭世的金敏浩,三番兩次選擇以自殺的方式了結殘生,但總是一再的失敗。
某天病房裡來了一位新的病友,當他聽到護士唸出新病友的名字,甚至是看到病友手臂上有個熟悉的刺青圖騰時,心情瞬間為之激動,這個反應讓人立即聯想到他在片頭一開始的獨白:「心中一直有個想殺死的男人。」而那個男人此刻就近在眼前。
關於那段金敏浩的獨白,其內容非常耐人尋味。
雖然記的不是很完整,但大概內容是:「心中一直有個想殺死的男人,但遲遲想不起來是誰,尋尋覓覓之後的結果,才發現那個想殺死的男人就是自己。」
這段自白搭配他自殺的種種畫面,雖尚不能理解動機何在,但已很明確的看出他有殺死自己的覺悟。然而這個令人不明所以的心聲,伴隨二號男主角朴商業的登場,立即合理的套在他的身上。於是,大家很快就放棄思索那段自白其他暗示的可能...

photo_22c888d6d86507fdd1d73a171c1ecd74.jpg 
自從得知鄰床的病友是自己的殺妻仇人後,原本對人生消極悲觀的金敏浩不再自殺了,相反的,還積極求生,努力的進行復健,同時也默默的展開復仇行動...
癱瘓與復仇的組合,讓我不由得想起《追殺比爾一》裡,美艷的新娘殺手鄔瑪舒曼在重傷昏迷五年後奇蹟甦醒,回想起自己在婚禮的會場遭到虐殺的過程與喪失孩子的絕望,而誓言復仇。那時剛在醫院甦醒的她,身體機能尚無法靈活運用,只得吃力的匍匐爬出醫院,鑽進一臺偷來的車子裡,她對著鏡頭娓娓道出自己這段悲慘的遭遇,故事說完的同時,她亦明確知道自己的復仇計畫如何執行,對象何人,而實施這一切的首要之務是,她要求僵硬的腳拇指,立刻動起來。
冷豔殺手執行的復仇是場華麗的血宴,
至於中風病患的復仇...卻是一場怪誕的鬧劇。
任何想的到甚至想不到的花招都令人哭笑不得。
其中最讓我欽佩的武器莫過於金敏浩手中那隻不求人
而最讓人折服的殺人方式是,趁對方熟睡時,往他嘴裡塞果凍XDDDDD
20110107111427161.jpg 
腦部手術完後的朴商業,不知是車禍的後遺症還是手術後的副作用使然,他不但想不起過往的回憶,亦在每天甦醒後遺忘了前一天發生的事情。
也因此,他每天在半昏睡半清醒的狀態下,飽受金敏浩無謂但依然有致命風險的攻擊時,總在隔天遺忘。日復一日重複這樣的模式,讓金敏浩挫折無比。

伴隨時間的推移,朴商業的傷勢日漸康復,最後,他總算想起金敏浩和那段過往回憶的種種連結。
但他卻語出驚人的表示:金敏浩才是殺死他妻女的兇手。
這句話立刻打亂了故事原本的走向,雙方都堅持自己才是受害者,並指出對方才是真正的殺人兇手。
僵持不下的控訴輔以兩人各自引以為據的記憶畫面。究竟哪方才是對的人,讓觀眾不得不選邊站。

(其實劇情某個橋段已經自行破梗了,在此就不便多說。)

enemy-at-the-dead-end.jpg 
全劇近乎一半的內容都是在病房裡進行,但其有趣的故事情節和演員精湛的表現,使得這部戲看來不會無趣沉悶。
最精采的壓軸是這兩人的病房肉搏戰,期間還不斷的穿插醫院裡所有人正在看球賽的畫面,每個撂倒、每個揮拳,都和觀看球賽的人的情緒巧妙的呼應著。
另外讓人感到神奇的莫過於,藥物注射搭配積極復健,卻始終不見好轉的身體,竟在這場打鬥裡,奇蹟似的站起來了。但早已傷痕累累的兩人並沒有為此感到喜悅,最後一搏之後,他們筋疲力盡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然後,真相大白的時刻到了...

enemy-at-the-dead-end-review-3.jpg 
或許是因為前面劇情已經有所暗示破梗,再加上我已被連昆汀·塔倫提諾看完都在旅館哭著說,自己為什麼拍不出這樣的電影的《原罪犯》震撼過,所以對於結局的安排,我並沒有感到很震撼。

但這不代表我對這部電影失望,以小成本的作品來說,他真的是部很好看的電影。
最後關於這部電影所探討的記憶真偽。
若說太多,就近乎洩漏謎底了。

所以我想說個前幾天和友人發生的奇怪事情作為例子分享:

偶然想起曾經和友人A一起去吃某家牛肉麵的事情,一時間懷念起那家牛肉麵的好味道,
湊巧友人A在線上,所以我毫不猶豫地對她提出邀請:


我:欸,我們很久前去吃的那家牛肉麵,真的好好吃喔,我想再去吃耶,找個時間一起再去吧?
A:....妳在說什麼?我什麼時候有跟妳去吃那家牛肉麵?我們只是每次經過都說一定要進去吃,但我們還沒去吃過啊。妳記錯人了,妳是跟別人去吃吧?
我:耶?不是啊,我是跟妳去吃啊!那天還下雨有點冷,妳進去的時候還先點了一碗貢丸湯耶!我還問妳這樣等等還吃得下去嗎?妳就說OK,還陸續點了一堆小菜咧!
A:哪有啊,妳記錯人了。
我:是真的!我是真的跟妳一起去吃啊!千真萬確!我沒有記錯人!
A:欸...真的嗎?可是我真的沒有印象啊。還是我忘了?囧
我:我記得我們有約B啊,只是B不能去。不然問B就知道了。

於是我們找B來驗證。

B:欸沒有啊,你們沒有約我去吃牛肉麵啊,沒有這回事吧?
我:有啦!去年去吃的!那時候有約妳啊!妳說妳沒空,妳還說那家牛肉麵店的老闆養的貓生了三隻小貓,兩隻黑的一隻花的啊。我們去吃麵的時候還有去摸那三隻小貓耶!
B:去年的事情我哪有印象,我記得你們真的沒有約過我啊!那家牛肉麵店的老闆的確養了貓,也的確生了三隻小貓,兩黑一花。但是...

 

那是上個月的事情耶。



我:...
A:...


後來我想了很久,我那些記憶,應該是某天做過的夢。
可是,養貓的巧合我就不知道了...


《殺不到的仇人》,推薦給一樣喜歡韓式復仇電影的人!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電影圈 小編
  • 親愛的網友您好:

    我們是痞客邦電影圈,感謝您以本篇文章報名【痞客邦電影圈2011金馬影展觀察員活動】,且為優質好文,我們已將您的文章同步刊登至金馬專區觀察員派遣日誌中,也歡迎您可以過來看看,且與更多朋友分享!

    痞客邦電影圈2011金馬影展(觀察員在最下方顯示)
    http://channelmovie.events.pixnet.net/event10/

    痞客邦電影圈編輯群 敬上
  • 謝謝小編:)

    farcebard 於 2011/11/17 17: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