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前幾天接到媽的電話。
她說家裡多了新的成員,六條金魚跟一隻烏龜
早在弟要開學前,她就開始煩惱自己接下來在家的日子會很寂寞。
為此,她決定養寵物,讓自己的孤單有個寄託。(爸爸可以繼續安心看電視打瞌睡的意思)
養金魚我不怎麼感到意外,因為國小的時候,家裡曾經養過一大缸的金魚。
數量上最大宗的是額頭珍珠麟還有壽星這兩種,但不得不說,我從以前一直覺得他們長的好可怕...彷彿頭上長了什麼瘤一樣..整個很不討喜...
如今一想到家裡又再度出現他們,心情就有些許的疙瘩...

但不知道媽是怎麼搞的,我都還來不及回家見見牠們,金魚竟然已經死了泰半,剩三隻!...
不曉得最後的三隻來不來的及和我見個一面啊...囧


至於烏龜,對媽跟弟來說算是如願以償吧。因為他們從以前就常囔囔的說要養烏龜,因為他們認為烏龜很可愛。
我不懂烏龜哪裡可愛,甚至覺得有點怕怕的。大概是因為大二那時,我曾經收留好友C上通識課時,教授發送給每個人一隻作為紀念的巴西龜。教授發這玩意實在很擾民,那時C相當為難,因為她家裡不能養,但臨時也找不到願意領養的人。眼看好友如此煩惱,我當然就義不容辭的答應先暫時代為收留個幾天,反正不就是烏龜麻,我那時天真的想著。
沒想到這兇惡的外來種每天三更半夜不睡覺的!!!
一直用頭去撞水族箱的玻璃,撞的徹夜響叮噹。

雖說我不是淺眠的人,但他這樣撞搞得很像我房裡鬧鬼一樣,於是徹夜,我好幾次惱火從床上跳起來,把水族箱拿起來晃個幾下,好讓牠冷靜點。
最後,一直找不到主人的巴西龜,我們也束手無策了,只好讓牠在學校聞名的靈異景點展開牠的新生活...(欸欸欸欸

回到烏龜的話題。
這次我媽的來電,讓我徹底相信且接受一個恐怖的事實。那就是...


我媽根本是個劊子手啊啊啊啊啊1308452304-45a9ee42683276c6787178af9857cc3e.gif  

真的是養什麼壞什麼!

從我上次談到的我那寶貝的四株已故薰衣草以及隨後著也步上後塵的草莓。(是的,我的三株草莓也翹毛了...
再來是意外在屋外角落萌芽的兩株枇杷樹,人家本來長得好好的,我媽擔心那裏太擁擠(那塊空地所有想的到的水果樹都有),所以把他們兩株移駕到較空曠的地方去。可是...

「上次我回家看,兩株都奄奄一息,媽妳有幫他們澆水嗎?」我問。
「有啊,我都有澆水啊。可是他們就一直沒有好轉。」

我怎麼想都覺得事有蹊蹺,所以我忍不住問:

「媽,妳當初是怎麼移植的?」
「就整株挖起來,移過去啊。」
「整株是怎樣的整株。」
就是整株連根這樣,乾乾淨淨的移到新的土地上。
「乾乾淨淨是...?」我瞬間覺得自己的腳底冷起來...
「就是把他根上面的土都撥掉,讓他連同根整株乾乾淨淨種到新的土地上啊。」


我聽完,理智線都要崩斷了!!!1308453479-495f3afb67ba8d49c554e7685b8150d0.gif  
這根本就是在殺生啊媽媽,誰教你這樣移植的啦Q口Q!!!
熱愛植栽的外公地下有知,應該會痛哭吧!!!
身為他的女兒,竟然一點植栽的天份都沒有啊!
倒是隔代傳承到我這裡來,我再怎麼蠢都知道不可以這樣移植啊!
媽媽大人只知道收成的喜悅,卻不知道培養的辛苦還有竅門啊啊啊啊(淚目


最後,兩株枇杷只苟活了一株。而且就像早產兒般,脆弱又敏感的,大概澆水都要小口小口餵的吧,用噴的它大概就會嚇到立即喪命之類。(眼神死

植物的傷兵名單,已經族繁不及備載。
動物的,更不用說了...

目前單從家裡的新成員說起,金魚不談,因為我的確也對金魚的飼養非常苦手。(當然沒興趣也是原因之一)
烏龜,我個人覺得烏龜在飼養上,沒有任何的技巧性,換水、餵食。大抵就是這些吧,這樣烏龜還能出什麼差錯嗎?


可以!!我媽就是可以養出問題來!!999.gif  

「你知道嗎?弟弟週五回家哭了三天耶。」我媽說道。
「哭?哭什麼?」
「就小乖啊(烏龜的名字),弟弟周末回學校之後,隔兩天我發現小乖竟然瞎掉了,眼睛整個腫起來,我撒飼料它看不到,所以都沒吃。越來越虛弱。」

我腦子瞬間又空白了...

「我週三就跟弟弟說這件事情,但我不知道他這麼擔心,他說他兩天都吃不下飯,週五火速趕回家看小乖。看到小乖眼睛整個變形,虛弱顫抖,弟弟心疼哭了三天。」

岔個話,我弟這麼性情中人也挺讓我意外了。
不過更讓我意外的是,我媽才接手兩天,烏龜就出事了這樣。

後來去水族館問專人,初判是黴菌感染,噴藥水觀察中。
媽媽說,她體貼的覺得小乖想曬點太陽,所以就把整個水族箱拎到戶外的屋簷下,但又怕他被所有可能出現的天敵:烏鴉、野貓、野狗叼走。(這些真的是天敵嗎?我也不知道。囧)所以蓋子闔上。
然後濕氣就這樣悶在裏頭一整天...悶到小乖的眼睛都發霉...

「媽,...小乖好了之後,我帶去學校照顧好不好?」弟痛定思痛地說道。
「恩,好啊。」媽點頭。

重點是,一開始養烏龜不是為了陪伴我媽嗎?
到頭來,為了拯救一條生命,只好讓我弟帶走= =
這些悲劇頓時讓我相當懊悔當時把薰衣草跟草莓託付給我媽的決定。
另外三隻金魚的壽命,我只能幫忙祈福了。囧

關於摘要照片的謎樣昆蟲。
這張照片的故事要從前年的某天說起,那時我跟弟窩在電腦房裡各自忙著玩電腦。
突然我弟說:「姐,房間有蟲在飛。」

飛這個行為,給我的唯一聯想就是該死的蟑螂
「拖鞋帶著去殺了它。」我說。
「可是他看起來不像蟑螂...」
「他是!他肯定是!切莫猶豫了,殺掉他!」害蟲有什麼好猶豫的。
「但他看起來真的...」
「齁,不要跟我說你會怕喔!快‧點‧殺‧掉‧他!
「齁,你過來看啦!真的不像蟑螂!」
「如果他是,你就死定了!」我極度討厭為一個害蟲浪費時間!

結果我定睛一看,這隻蟲的確不是蟑螂。那種有層次外殼顏色,不是蟑螂那種貨色會有的。

「看吧,就說不是。」
「恩...不過不知道是什麼蟲耶。」有似曾相似感。
弟忍不住手癢戳了牠一下,牠驚恐而預備飛行的同時,末端竄出一點白光
看到這特徵,我立馬叫我弟關掉房裡的大燈,緊接著就看到一盞微弱的小燈在房裡自在的飛翔。

「是螢火蟲!」我跟弟異口同聲地說道。
我家身處農村鄉野間,左稻田右矮舍。
說荒郊野外也不為過,但就目前環境汙染的程度來說,我們並沒有因而獲得什麼難得機會可以看到珍貴罕見的生物,水溝裡只有垃圾跟農藥瓶,而沒有泥鰍跟大肚魚。

也正因為如此,對於房裡誤闖螢火蟲這樣的嬌客,我跟我弟相當雀躍。
雖然前一秒,牠差點就要冤枉的以蟑螂的醜名慘遭毒手而死...


是說搬來台北之後,我發現我好久沒聽到麻雀喧嘩的啾啾聲了。(很吵的那種!)
平常在路上看到麻雀的機會,也相當的稀少。
難得看到麻雀,也讓我驚覺到台北的麻雀都好纖細啊。鄉下的麻雀都非常豐腴呢。(伙食很好的意思?
有次我在家的時候,突然覺得那天麻雀的叫聲喧嘩到簡直是噪音的程度。由於實在很反常,我忍不住跑到戶外一探究竟,然後就看到以下非常驚悚的畫面↓

1.這是鄰居家的圍牆
5.jpg  
 2.這是鄰居家的頂樓
6.jpg 
3.這是伯父家的頂樓

4.jpg   

是要暴動了嗎?是誰家麻雀被欺負,家族派系出來討公道贊聲嗎?囧
我當下猶豫要不要立刻進屋去,省得被流彈鳥啄到,或被鳥糞空投。
後來,我終於知道這群麻雀的來意了。
附近人家的田正要收割稻米,收割機所經之處一片平坦,零星掉落的稻穗就混在其中,覓食大隊眼看時機一到,就全面啟動往田裡栽去。
7.jpg   
那真的是相當壯觀的畫面啊,充滿生命力的鳥鳴聲也響徹雲霄......

我好久好久沒有被麻雀的叫聲給吵醒了。
以前房間外的窗口附近,似乎有麻雀巢。
他們總是精準地在凌晨5點左右,早安啾啾...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