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喔,應該說今天了)要交的小說一直寫不出來....我一整個晚上注視著這篇,很久前的小短文。

這篇說小說也不是,說散文也不是。我忘了,只記得突然打一個開頭,就不由自主打完這篇。

我很喜歡當時寫這篇的情緒,好像是在跟他分開之後寫的。

恩,也許是那時候我痛苦的想致他於死地?哈哈。

忘了,只記得寫這篇的心情相當平靜。

好想把這篇加長拿去交喔,可是我不知道從哪裡改起。

 

 

掛上電話,我泡在浴缸裡怔怔的看著熱氣,霧化我的視線。
我輕輕拉掉頭巾,毫不猶豫的沒入水裡。


我想體會。


體會你掙扎的那刻,怦然心跳即將休止的逐漸
姍說,她上解剖課時,那些不再新鮮的器官是灰色的
但出發的那天,你頭上的天空卻是那樣的奧藍

我知道你試圖呼喚,但那片孤僻的海要你閉嘴,他在你嘴裡餵了迷藥,粗暴的。
終於,你的身體聽話的靜止在載浮之間,心跳開始蒼白,血管裡充滿飽和的鈉,恍如你已和海相容一體

我蜷曲著身體,髮絲在耳邊搔著癢。想念著想念。
眼淚自緊閉的眼裡滲出,愛莫能助的在水中憂傷的隱形。
於是,我睜開眼,溺水的瞳孔渙散著失焦的光。

用力的,我深吸一口氣,劇烈的痛苦頓時在胸腔爆開,熱水進入我的身體,找尋任何一個可以離開的氣孔,我的心跳失序但,
感覺離你似乎近了。

僅僅一瞬,我看見了你的臉,在回憶裡清晰。甚至足以碰觸。

身體在下一刻嚴肅的將狼狽的我從水裡拉出。

更用力的更用力的,我癱在浴缸邊緣,咳出氣腔內參雜眼淚的積水。
沒有遏止的窒息感處罰了我的胡鬧,瑟縮的氣管,逼著我大口大口喘息。

潮紅的臉若你見了必然是會嘲笑我的。

眼看著滅頂的悲傷,在水底冰冷安靜的沉澱了

來不及了

來不及告訴你在海裡如何呼吸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