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
眼看距離家門口只剩約10大步的距離,沒想到悲劇出乎意料的發生了。
狹小巷弄,一台休旅車迎面而來,我跟漠漠閃到一旁,在我們雙方都確定會車沒問題的時候,漠漠油門一催。

「碰咖!」
就這樣,我們出車禍了。




傷兵名單:
我與漠漠的右腿,以及造成我們受傷的路邊機車。


撞到的當下,劇烈疼痛以及那台路邊機車倒下的畫面,讓我們忍不住驚呼。
休旅車的車主聞聲停車,他透過後照鏡確定我們都還活著,才安然離開。
看到別人的機車倒下,我跟漠趕緊停車前去將那台機車攙扶起來。
下車的那瞬間,我隱約覺得自己的大腿,有東西在攀爬。

...恩,我知道那種像搔癢般的攀爬感是怎麼回事...
好不容易走到一樓大門口前時,我跟漠漠表示我流血了。

漠漠大驚!

我直覺認為應該只是皮外傷而已,雖然一開始有聽到深處傳來那種骨頭受到衝擊而發出聲響....
後來,小心翼翼的走回六樓的租屋之後。我先初步捲起褲管檢視,意外發現滿江紅=_=
狀況似乎比自己想像的再糟一點,我就索性就脫掉褲子檢查。


果不其然,驚為天人(?


局部大脫皮,掀開的皮像烤魷魚那樣捲起來。
持續流血的多邊形傷口,其中還參雜透明組織液。
深淺顏色不一,大小都有的瘀青。
堪稱整隻大腿爭奇鬥艷,奼紫嫣紅...


傷口傷成這樣,我也始料未及。不幸的是身邊的藥,只有小護士跟老虎油。
我自認自己的免疫力應該還不錯,所以就沒消毒的打算。
負傷洗澡根本就是拍恐怖片啊啊啊啊啊,我痛到很想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卯起來刷傷口,來個痛與痛的對決。(賭氣
澡後,我歷劫歸來的坐在床邊,放空看著傷口。


本以為這已經是這陣子最衰的事了,沒想到今天根本就是續集...


一早,跟漠漠一如往常相約去上班時,漠漠臨走前反鎖房門的同時,想起自己把車鑰匙和房間鑰匙放在房裡=口=...
我們馬上打電話跟老闆說晚點到,然後等候鎖匠來救我們。
好不容易門打開,也拿到車鑰匙了,我們隨即安然來到機車前。


結果,機車發動無法是哪招啊啊啊啊啊啊Q口Q


我們焦慮的不知如何是好,幸好路過一個穿夾腳拖的少年。我們馬上就懇請他幫忙!
謝天謝地,車子最後還是發動了!然後我們就用悠哉的速度前往公司。


悠哉?
恩...就是悠哉XDD


「老闆應該也無法確定鎖匠一早到底幾點開始營業,所以我們遲到一點點應該是被允許的....吧。」
因為連莊的衰事,讓我們感到心神惶恐,為了壓驚改運,所以我們就去吃摩斯的早餐了。(喂


吃完早餐抵達公司後,我們由衷希望今天跟老闆共事時,不要又諸事障礙重重。
幸好,老闆支持的球隊熱火比賽贏了。
所以他今天龍心大悅,工作沒有太大的問題。


這大概是這兩天即將否極泰來的徵兆...吧。


腿好痛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樹
  • 原來你傷得這麼重
    你可得快快好 越快好越好 不然容易蜂窩性組織炎
    而且還下雨穿長褲
    多灑點鹽阿!
  • 太久才來回覆你了....眼看傷口已經恢復原狀。頓時心虛這樣。冏

    媽的,灑鹽是哪招你這傢伙到有沒有心要我好啊!!!

    farcebard 於 2011/06/04 20:55 回覆

  • 阿樹
  • 好了就好~
    灑鹽聽說很快好阿~
  • 已經好光光了!=口=

    farcebard 於 2011/06/17 00: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