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jpg  


從沒雨季變成梅雨季。
從無盡陰霾變成蔚然天空。


昨晚很早入寢,今早敏感的在清晨四點時,被稀薄的晨光還有絮叨的雨聲給弄醒。
躺在床上左右翻身不下數次,我知道我再也無法入睡,但仍任性的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想像它漏水的模樣。
窗外的雨,在逼近平常起床的時刻失控的壯大。
於是今天不意外的又是濕著褲管還有掌心抵達公司。


天氣預報預言一周內,這個都市都會被雨給困住。
然而奇蹟發生在午後。
安全帽上佈滿的小水滴已風乾大半,被雨水濾過的空氣冰涼的貼著臉,但進到肺裡的時候,卻又特別的暖。
回租屋的路上,順手打包了這樣的天空。
那麼今天所有的狼狽,全都一筆勾銷了。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