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jpg 

虎年最後倒數幾天真的是相當傷腦筋...
左手的拇指、食指、中指,全都脫皮到讓人髮指的地步。
雪上加霜的是,右手又拙於包紮。而且...我是在含淚摘除膠布時,才發現自己直接將透氣膠布貼覆在赤裸裸的傷口上的自殘行為...那真的是已經搞不清楚摘掉的是膠布還是皮了...


好不容易傷口逐漸好轉,但悠閒的年假時期,身體始終還是狀況連連。
首先是大年夜一覺醒來,整個下嘴唇腫起來。腫到嚼飯都會穩賺不賠的咬到下唇。
其實半夜的時候就隱約感覺自己好像有一直在抓嘴巴,不明原因的過敏在夜裡發作,隔天早上,我照鏡子時馬上想起東成西就的梁朝偉...
謝天謝地一個上午之後就退腫了,後來就愉悅的騎車外出租了幾部片子回來嗑。
昨天下午一口氣連續看完【JSA】跟【當櫻花盛開】,然後無法克制的在電腦前痛哭...
...哭到後來,我感覺四肢末梢逐漸冰冷...
我太清楚自己的身體了,這感覺我熟悉的很= =
果不其然,體溫一量,39度。
是的,我是個只要哭過頭就會發燒的虛人...囧
「這個過年妳到底想怎樣?」媽都無奈了。

是說除夕那天跟媽準備年菜時,聊到早婚、晚婚的事情,也因此理所當然地聊到我那位已經是兩個小孩的媽的國小同學。
「妳會想跟她一樣嗎?」我媽問道。
「我才不要咧!我是大二那時候知道這個消息的!雖然那時因為忙詩展還有有的沒的事情,覺得很煩很焦慮。當下聽到消息時,的確一度想到:『人家都是兩個孩子的媽了,我還在這裡幹嘛?』但是!那也只是一時間腦袋突然當機轉不過來才會這麼想!還沒20歲就這樣進入下一個人生階段,感覺自己什麼事情都還沒做就要為家庭付出什麼什麼的!這樣超沒意義!我才不要這樣!20歲耶!能做的事情明明就很多!」我激動的霹哩啪啦講了一堆自己的想法。

然後,我媽沉默了五秒回答:「妳是在說我嗎?」


我忘記我媽20歲未滿就嫁給我爸甚至生我了。
「不是啦,我不是在講妳啦!」心直口快真的很危險...

之後,我跟我媽說:「媽,我不會早婚的!上次給人算過了幾次,結果都是晚婚耶!」
本想說這樣的說法,會讓我媽安心。因為我媽好像不是很希望我離開她。(結果我這一廂情願的想法,在聽到我媽的新年新希望時,我就知道是自己自作多情了=_=)

我媽毫不猶豫的回答:「意思是,我還要再多養妳幾年喔?」

「這個過年妳到底想怎樣?」我也無奈了。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我愛你.像愛趙哥一樣愛你
  • 其實你根本!完全就!不怕你媽吧?好沒大沒小的發言 還是直接跟你媽對話的耶
    好敬佩你

    今天真開心
    有你真好
    即使回家也仍然喜孜孜
    才發現
    我愛你的程度
  • 拜託拜託!虧妳是我的好碰由!妳明知道我是出了名的怕媽媽!Q口Q 之所以講這麼嗆的話,是因為我忘記她也是事主好嗎!囧

    噢,昨天真的很開心(L)
    不能沒有妳(羞
    雖然隔天無緣一起去看花,但兔年的好日子能夠跟妳出來晃晃就有夠幸福的哩!
    我也超愛妳的-////-
    套句我之前的電影老師對他老婆說的話:我真寶貝有妳XDD
    我們還會有下次的!
    因為塞德克我們一定要去看的!


    farcebard 於 2011/02/06 2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