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以蔽之,....

 

 

                                                                                          ...我喜歡上我的攝影Model了。


至於過程,恩...我也不太清楚該怎麼說。(以下稱他為烏龍綠)
只是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會在某些時候,因為想到他這個人而不自覺的傻笑,...對你沒看錯傻笑OTZ(拜託不要笑我,我敢跟你們承認你們不覺得這樣的勇氣超偉大的嗎T___T)
然後他一天沒上線,我就會有點不習慣,而即使他有上線,我也未必會敲他。單純覺得看到他上線,我就心安。
之前幾次閒聊,聽到他對未來初步的計畫以及他對爵士鼓的喜歡僅止於興趣,而並非試圖將他視為夢想發揚光大的務實。
說真的,這對以前的我來說...很黯淡,很無趣的...
前男友之鑑,他就是個追求夢想,同時也實踐夢想的人。他對電影的熱愛還有專注是他的魅力。
我當初對他的喜歡也因此參雜了崇拜,才會導致後來了解更多的他之後,因落差而感到挫折還有失落。
相較下,烏龍綠的務實,真的很平凡很普通。

所以照道理說...應該不會吸引我的阿...= =
是因為上任給我的打擊太大還是人真的會變呢...
總之,現在的我反而覺得烏龍綠的務實,踏實的讓人覺得他是個很有責任感的人。 而且這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夢想吧。

發現自己喜歡他的時候,我很彆扭。彆扭的很莫名奇妙。
而某人真的很強,即使跟我隔了一片海,還是第一時間察覺到我的不對勁了。

「我覺得春天好像到了。」
「咦?日本跟台灣的時差,連季節也有喔?」
「沒,是妳充滿春天的味道。我好像看到大批的蝴蝶越洋飛過來了。」
「囧」

這個少女的比喻總是異常嚇人。

後來,我的心思對焦在一句話上。
「恭喜妳,終於喜歡一個存在在妳生活中的人了。」她說。

恩。是啊...
不再像以前...喜歡一個,遙遠又虛幻的人了。
聽強尼拔的話,我真的不敢再去喜歡一個我認知不到百分之幾甚至其中也許還帶有虛構成分的人。
但也許正因為我現在喜歡一個每天都見的到的人,於是...我開始害怕,對任何未知的狀況都感到不安。

對了,他是金牛座。這件事情讓很多人聞之色變="=
「慢熟天王!」、「被動強者!」「浪漫絕緣體」等諸如此類可怕的稱號,讓我好焦慮....
光是那個"被動"的頭銜,我就想退後了...因為巨蟹座也是被動出名的啊...

還有,前幾天跟他聊星座,當他知道我是巨蟹座時,他說我不像巨蟹。
他說他對巨蟹的印象是:情緒化、遷怒、歇斯底里、嚴重不受拘束。
至於為什麼都是些貌似缺點的印象...因為= =
他上大學以來交的兩任女友都是巨蟹座的,而且她們個性一致,跟他在一起沒有多久就分了,女方的態度讓他偷偷哭了好幾次...

「所以你討厭巨蟹座了嗎?(抖)」
「沒有啦,哈哈。」

雖然他說沒有,可是我不知道究竟是...ˊˋ

之前我曾經半開玩笑說要送脆笛酥給他,因為他當時剪了一個被笑好幾天,呆呆的頭。
可是他沒聽出我的意思,傻傻的說好。於是我就這樣欠著他一盒脆笛酥。

前天,我藉此在他下班之後跟他見一面並交給他。
我還特地選了一些別的糖果放進去,讓禮物更慎重點。

金牛座果然木訥...
我們的對話三分鐘內結束,我的緊張在最頂點時會立刻轉換成異常的冷靜,所以我一句他也一句。
"恩"、"喔"、"好"、"謝謝"、"不會"、"再見",他差不多就這幾句了...

「加油,金牛座就是這樣,慢慢來。」鳶鳶說。
「看來有一場硬仗要打了。」戰友說。
「不要小看一頭牛的老實。」穗說,但我並沒有小看OTZ
「金牛都很色唷,哈哈!」阿逼說的,我覺得最驚悚的=口=

我真的很沮喪,對於我們那很可憐的三分鐘...
事隔30分鐘後,他突然傳來一封簡訊:謝謝妳的小點心^^

收下禮物的時候,其實他已經謝過了啊,所以不知道這後來居上的簡訊是怎麼回事ˊˋ
戰友說這大概就是他表達的方式。

我不知道ˊˋ
只是覺得這幾天他都沒上線,我很不習慣。
我甚至在想他是不是識破了,所以在躲我ˊˋ
如果是,其實他可以明說他不喜歡這樣的。
不然這樣我也對他很過意不去阿...

真的很想多了解他一點的,可是看這樣子,我也無能為力。
對金牛座很不熟,我的主動也許對被動的他來說,反而更嚇人嗎...

我的進度突然因為他沒有上線而停擺了...

不過沒關係,戰友的進度有重大突破喔!
這件事情我下篇會略提,其他的還是要去她那裡看比較清楚,如果她有更新的話XD

先這樣了...
如果他這幾天他突然上線,我也是不能敲他的...
因為太明顯了...對吧ˊˋ




創作者介紹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