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晚。
眼看距離家門口只剩約10大步的距離,沒想到悲劇出乎意料的發生了。
狹小巷弄,一台休旅車迎面而來,我跟漠漠閃到一旁,在我們雙方都確定會車沒問題的時候,漠漠油門一催。

「碰咖!」
就這樣,我們出車禍了。




傷兵名單:
我與漠漠的右腿,以及造成我們受傷的路邊機車。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6.jpg  


從沒雨季變成梅雨季。
從無盡陰霾變成蔚然天空。


昨晚很早入寢,今早敏感的在清晨四點時,被稀薄的晨光還有絮叨的雨聲給弄醒。
躺在床上左右翻身不下數次,我知道我再也無法入睡,但仍任性的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想像它漏水的模樣。
窗外的雨,在逼近平常起床的時刻失控的壯大。
於是今天不意外的又是濕著褲管還有掌心抵達公司。


天氣預報預言一周內,這個都市都會被雨給困住。
然而奇蹟發生在午後。
安全帽上佈滿的小水滴已風乾大半,被雨水濾過的空氣冰涼的貼著臉,但進到肺裡的時候,卻又特別的暖。
回租屋的路上,順手打包了這樣的天空。
那麼今天所有的狼狽,全都一筆勾銷了。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8142865112.jpg      


片名:謎樣的雙眼 (The Secret in their Eyes)

上映日期:2010-05-21

類  型:懸疑/驚悚、劇情

片  長:2時09分

導  演:璜恩‧荷西‧坎帕奈拉(Juan Jose Campanella)

演  員:未提供

發行公司:傳影互動

劇情介紹:

2010奧斯卡金像獎 最佳外語片 
阿根廷電影25年來,首度獲得奧斯卡大獎肯定!(註:導演2001年的作品【新娘的兒子】曾經入圍,但沒有得獎。這次憑藉【謎樣的雙眼】終獲肯定。)  

法律無法制裁真正的壞人? 
判決書上沒有寫出的結局 即將重現天日… 

遭當局勒令終止調查的殺人案,在25年後重新展開偵查,喚起當年關鍵人物的記憶。孑然一身的法庭書記官、讓人咬牙切齒的強暴殺人犯、從此下落不明的被害者家屬、染上酒癮的伙伴與美麗的檢察官……讓一件塵封多年的謎案與一段不求回報的愛再度掀起軒然大波。當過去的回憶再度被喚醒,是否會改變他們對過去的觀點,重寫所有關係人和自己的未來?本片超驚人結局,將讓觀眾觀後久久不能遺忘! 



↑總覺得上面的官方介紹有點不吸引人,我是因為看了【白色緞帶】與【大獄言家】後,對這部超越他們奪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作品感到好奇所以才租來看的。
大概故事描述一名檢查官,他決定退休後嘗試寫作,而第一部作品的靈感題材,是他25年前所處理的一件強暴殺人案。一開始他不知從何下筆才好,一直試圖找出自己印象最深的部分開始發揮,後來他甚至找了以前的女上司當第一讀者,一起回顧過去那個懸案...同時繼續牽扯著他們今昔不變,那份未曾明朗的感情。但伴隨著他後續的追蹤與挖掘,那件幾乎被人遺忘的懸案,其背後不為人知的一面也被他揭發了...

是說這部好電影,我在一個月(還是兩個月啊?)以前就看完了,囧
結果心得打一半,就被很多瑣事給干擾,擺著然後就懶了。
趁著今天難得的假日,心情特好的整理了一下電腦桌面的資料夾被我給看到。
...想說既然都打一半了,乾脆打完好了。
幸好這部電影好看的讓我深刻,所以大致上的內容都還記著。


(有雷,慎入)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以前大學時候喊窮,實際上並沒有很認真去看待關於窮這件事情。
好像多少還是會揮霍,然後到了緊要關頭的月底,荷包也見底了,就稍作犧牲的用少吃幾頓的方式打發。
自從上個月回台北之後,我痛定思痛覺得自己真的要振作了。
所以漠漠給我的豬頭記帳系統,我都很勤勞的去登錄每天花的錢,而且越來越錙銖必較。
漠漠真不愧是跟我同天生日的人啊,我們開始會密切留意賣場的DM,尤其是特價商品XD
巨蟹座大概天生就是主婦魂吧,對於這個新增的樂趣,我不但不覺得麻煩,相對很樂在其中。(恩?
買貴的時候我們就哀嚎,買便宜的話就感謝主一下。
這樣的習慣不會很累,我甚至被每天沾沾自喜的節省運動感到滿足哩ˊˇˋ


而關於勤奮,不單只是記帳這檔事。
事實上最近,我也開始熱衷運動了Q口Q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是勞工節補假,把握難得的假期我決定回山上看老師還有C。
早上是個陰鬱的天氣,但我倒樂觀的覺得這是個涼爽的日子。
從萬隆搭乘捷運抵達北車之後,我選擇像以前,也就是一年前的習慣,搭乘260上山。
公車經過的每一個轉角都熟悉的讓我想哭,一想到自己即將回到許多回憶的源頭,就越發的難過。明知道曾經擁有,但回去的路上,卻一再提醒我已然失去。

9點後的260公車,很空蕩。所有情緒都凝結在每一個呼吸與忐忑。
那四年在山上美好、哀傷與共的記憶,我知道我尚無法勝任的。
因為我依然無法一派輕鬆的笑著...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