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2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68420022.jpg

那些失眠的眼。
那些被夢囈嚼過的夜色。
那些寄生於城市,根深無法自拔的孤寂。
還有那些蒼白的微光。


白天,他經過熙來人往的街道。偶爾停下接受幾個女孩溫柔的愛撫,必要時他虛應幾聲聊表感謝。
女孩們意亂情迷的笑了,她們輕按著他的肉球小掌,似懂非懂的要他學會握手----憨厚的犬類才會的滑稽把戲。
他抗拒無關高傲,自顧自用粗糙的舌蕾舔舐小掌,優雅的梳理這一身未曾狼狽的姿態。

關於那天,讓一切尷尬式微的他。

 

 

 

詩人覺得他是她這輩子遇過最友善的人了。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01

68420004.jpg

farceb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